设为首页
本网供稿:gaojianchuli@qq.com
首页 > 法治 > 内容

马来西亚外商:两亿美金外资缘何无法投入沈阳?
发布时间:2017-7-10 15:37:53   作者:佚名

今年的7月1日,是个非常特殊而有意义的日子。

一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69周年;二来是香港回归20周年;还有香港第五届特首就职等等。

对于三个马来西亚在辽宁沈阳的投资人而言,这是一个在他们绝望中带来希望的日子;又是一个再次陷于绝望,在走投无路中痛苦呐喊、呼号求助的日子。

马来西亚外商,他们在辽宁沈阳投资到底遭遇了什么?带着这样的问题,记者展开了深入的调查采访。

马来西亚商人缘何在辽宁沈阳萌生投资的希望。

2006年6月,三个马来西亚人,经中国驻马国大使馆商务参赞介绍,融资7000万美元,投资于沈阳,合作建设沈阳神羊游乐园。

当时,中国大使馆参赞极力赞扬沈阳良好的投资环境,和神羊项目美好的未来前景。马国投资商来沈阳考察,当地政府官员热情欢迎,友好款待。马国投资人看到的、听到的,一切都是美妙灿烂。在他们眼里,沈阳就是一座神话般的伊甸园,这里是最理想的投资天堂,这里就是一座遍地黄金的大金矿。马国投资商激情振奋,对沈阳的投资环境、对神羊游乐园项目都充满了无限的信心与希望。于是,他们陶醉了!不惜一切,倾家荡产也要在沈阳投资!

\

亚洲最大室内游乐园——辽宁最大烂尾工程一角

一波三折,希望缘何变成了绝望?

2009年,因项目投资巨大,原定的一个合作伙伴又意外病故,三个投资人只好又向马国银行申请融资5500万美元贷款。银行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审查,于2010年10月20日签订正式贷款合同。

就在贷款正要下发之际,一个曾经与神羊公司有过借款关系,因还款争议而发生纠纷的香港人,火速跑到马国的贷款银行和中央银行,诬告说:神羊项目是非法的,土地是非法的,抵押也是非法的,等等等等。并威胁银行说:如果你们继续给神羊贷款,我就到中央政府告你们渎职。

马国的贷款银行不知虚实,于是派出职员到沈阳调查,这个叫马传奎的香港人一路陪同,以各种手段把银行的职员拉下水,令其做出一份神羊项目、土地、抵押不合法的报告。马国商人用了一年多时间,耗尽心血申请到的5500万美元贷款,就这样被马某轻而易举地给搅黄了。

\

马来西亚的银行给神羊5500万美金贷款的合同(中文本)

\

马来西亚的银行给神羊5500万美金贷款的合同(英文本)

马国投资方又千方百计费尽周折,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合作投资方,商定合作投入1.5亿—2亿美元,完成神羊后续工程建设。

2011年7月签订合作合同之后,双方来到沈阳决定大干一场。铁西区政府十分重视,热情接待他们。王副区长主持会议,区政府领导表示:全力支持神羊项目建设;热烈欢迎到铁西区投资;政府非常重视保护外商。马国新的投资方深为感动,当场向政府提交书面文件并表态:一个月内先期调入1500万美元,用于清理前期应付款及启动项目开工,之后再投入1亿美元用于项目全面建设。最多可投入两亿美元,确保神羊项目建设资金完全到位。

极具戏剧性与讽刺意味的是:2011年8月6日,也就是铁西区政府刚刚接待马国投资各方的第二天晚上,沈阳市公安就把神羊游乐园公司总经理给抓走了。此后,公司的财务人员、司机、律师等公司高管等纷纷被公安抓走。

此时,马国投资各方还没有离开沈阳,他们多方打听,想了解神羊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,一切努力均无音讯。本来,他们满怀着希望,带着1.5亿美金,要到沈阳投资,结果,只能带着无限的失望与沮丧垂头而归。

两年之后,他们得知,一个叫马传奎的香港人控告说:他在神羊游乐园投入的巨资,被神羊公司总经理非法占有。沈阳市中级法院已经判决神羊公司总经理十年重刑,神羊项目已经归香港人所有了。

此前,新的投资方还抱着一线希望,幻想还有投资的机会。至此,他们彻底绝望了。于是,正式废止了投资两亿美元,合作建设神羊项目的合作合同。

马国先期的投资人说:“那时候,我们真的是完全崩溃了。我们对沈阳,对神羊,对未来,对人生,一切的一切都完全绝望了。”

\

2011年8月初马国投资方递交给铁西区政府的文件

7月1日这一天,又给马国投资人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。

2016年7月1日,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,到沈阳军区看守所宣判:神羊公司总经理无罪释放。

至此,距2011年8月初马国投资方在铁西区政府开会,决定投资1.5亿—2亿美元,已经过了漫长的五年。马国投资方对记者说:这五年,他们的希望在煎熬中绝望,在绝望中煎熬。7000万美元投资血本无归,银行起诉他们偿债,法院判决他们破产,他们真的是无限的悔恨,亲人朋友,都责怪我们不该当初一时的冲动。这漫长的五年煎熬,把他们当初那股投资的激情全都耗尽了,这五年,真的是不堪回首啊!

2016年的7月1日上午,从沈阳传来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无罪释放的消息那一刻,大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因为在此前有传言香港人说:孙长松被沈阳的法院判处死刑,已经枪决了。

孙长松从看守所的大门走出来时,早已重病缠身,第二天就住进医院进行体检治疗。可是,马国投资方却等不起了。因为7000万美元投资是银行贷款,神羊项目停工五年,未能按期竣工开业,没有收入还不了贷款,法院已经判决他们破产偿债。马国投资方已经手插磨眼没有退路,只有重启神羊项目建设,尽早竣工开业,有了经营收入才能归还银行贷款,只有还清贷款他们才能逃出火坑。

\

马国新资方再投两亿美金的协议条款

为了自救,马国投资方经过不懈努力,终于又寻得一家合作伙伴,2016年10月确订投资协议,新的投资方投入两亿美元,重启神羊项目建设。

但是,八个多月过去了,两亿美金至今无法投入,神羊项目无法启动,朝夕渴盼神羊项目早日开工,盼来的却是:马国新的投资方在2017年6月20日发出通知,要废止两亿美元投资重启神羊项目的合作协议。

此时,马国三个先期的投资人差点晕了过去,他们真的是束手无策,欲哭无泪,刚刚燃起的希望又重跌回到绝望之中。

重新燃起的希望缘何再次变成绝望?

本来,马国新的投资方非常看好神羊游乐园项目,认为该项目设计理念先进,迎合时代潮流,是朝阳产业中难得的好项目,建成后必将获得非常好的投资回报。

既然如此看好,缘何要废止投资呢?

原来,2011年沈阳的公安将神羊公司总经理抓走以后,神羊公司办公室被公安贴上封条查封了,公司全体员工被迫自动解散了。香港人马某趁着神羊公司彻底瘫痪的大好时机,到法院起诉神羊公司,说他在神羊公司有1000万美元隐形投资,要求将神羊公司的股份变更给他。

法院开庭时,神羊公司办公楼内已经空无一人,公司的财务账目、诉讼证据全都被公安扣押。法官将传票丢给了自动留下来看护公司大门的民工,这个民工与外国投资人从无接触,神羊公司的总经理被关押在看守所,其他员工全都各奔东西。面对传票,看大门的民工茫然无措,他既没有能力,也没有公司授权,不能参与诉讼,这时候的神羊公司,实际上已经是名存实亡了。法官就在神羊公司完全失控,没有人能应诉的情况下,缺席审判。

法官没有将神羊公司的股权判给马某,但却仅凭马某一方之词,判决神羊公司投入一亿多元,而马某仅借入790万美元(约6300万元人民币,而该借款已经全部还清)建成的神羊二期项目,6亿多元人民币的资产全部归马某所有,还要神羊公司再给马某3850多万元人民币。

马国投资方称:神羊借马某的钱早已还完了,马某占着应该归还我们抵押的神羊二期项目六亿多元资产不还,还反咬我们一口。双方在法院打官司,马某自知证据不利打不赢官司,就策划公安以刑事为名插手民事纠纷,我们的人被公安抓起来关押在看守所,神羊公司完全被公安捆住手脚,没有能力参与民事诉讼,这时候法官只听马传奎一方的,这样的审判能公平公正吗?

此后,马某拿着这份完全听信于马某一方的判决,申请省高院下放到铁岭中级法院执行,再以清偿债权为名,申请拍卖神羊公司90%股份(此前,在神羊公司总经理被拘押在看守所期间,马某已用非法手段,将神羊公司中方股东在神羊公司中的10%股份霸占到手)。

\

新的投资方宣布废止投资两亿美金的通知书

铁岭法院委托评估机构,对神羊公司股权进行评估,马某趁机送上50万元巨款,收买评估人员。评估机构给神羊虚构5亿多元虚假债务,再将资产市场价值做低。这样一高一低,将神羊项目二十多亿资产评估为零。马某就操纵铁岭的法官,要以合法执行债权为名,将神羊公司二十多亿资产全部抢走。

为此,马某千方百计防止神羊获得资金来源。因为,如果神羊有了资金,能够支付辽宁高院判决的3580万元债务,马某利用法院执行债权的名义,霸占神羊项目二十多亿资产的计划就破产了。

于是,就有人暗中给马国新的投资方打匿名电话,说:神羊项目的资产已经是零了,铁岭的法院已经将神羊股权全部卖给马某人了,神羊招商引资建设项目完全是一场骗局。

新的投资方接到电话后,要求先期投资人给予解释,先期投资人一再解释这是马某策划的阴谋,他们已经向有关部门控告。新的投资方要求他们拿出正式法律文件,证明铁岭中实评估机构认定神羊项目资产为零的评估报告是无效的,先期投资人目前还拿不出这样的法律文件。新的投资方为了防止自己发生经济损失,6月26日,正式发出了废止投资两亿美元,合作建设神羊项目协议的通知。

马国先期的投资人说:接到新的投资方送来的废止合作协议通知那一刻,真的是眼前一片漆黑,只觉得天全塌下来了,一切希望全都完了。“我们真的不理解,为什么当初到沈阳考察,政府说的那么好,口口声声支持,保护我们,可是,我们真的投资了,结果却是这么难?我们这么多遭遇,却没有人管我们呢?”

\

新的投资方宣布废止投资两亿美金的通知书有关条款

面对这么多不公正,马国外商缘何不向司法部门提出异议?

采访当中,马国投资人告诉记者,早在2006年6月,中国驻马大使馆参赞介绍他们投资之前,神羊项目已经开工,当时是由另一个马国商人投资,前期的投资人不干了,大使馆参赞介绍他们接手投资。“前期的施工中他们曾向一个香港人有过借款,我们接替投资后,已将前期借款还清。由于当时正值中国房地产火爆高峰,马某看到抵押给他的神羊二期项目市场价值翻了好多倍,红极眼了,无论如何不肯给退回来。”“为了霸占我们的资产,他就来个恶人先告状。双方在法院打官司,他自知证据对自己不利,怕打不赢官司,就用诬告陷害的办法,利用公安把我们公司的高管抓起来,之后他再到法院起诉我们。”到此时,神羊公司已经名存实亡,公司财务账目、诉讼证据、公章等全被公安扣押,神羊公司没有任何反抗能力,这时候法官缺席对他们审判,完全听马某一面之词,这样的判决自然是一面倒了。

采访当中记者还了解到,马某申请铁岭的法院执行拍卖马来西亚外商的股份,评估报告凭空给编造出5亿多元的假负债;神羊项目地处沈阳市二环路以内,评估报告编造说在二环路以外。这二环路以内和以外,土地价值每平方米差价两千多元。资产总价值二十多亿元,铁岭中实给评为12.7亿元。据内部人员透露,在评估机构正在评估之时,马某给评估人员送上50万元巨款,贿赂评估人员,故意制作虚假评估报告。不可思议的是,不论报告真假,法院就要采纳,这哪里还有什么公道?

\

铁岭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给神羊公司股权评估为零资产的评估报告

“那为什么你们不向法院提出异议呢?”记者不解地问。

马国投资方说,从2016年11月份至今,他们向铁岭的法院多次提交了异议材料,但是,铁岭的法院至今未给书面答复。

\

铁岭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给神羊公司股权评估为零资产的评估报告

自从神羊公司总经理无罪释放后,马国投资方就想请求辽宁省高院对马某诉神羊公司的判决提起再审。但是,2011年8月,沈阳的公安将神羊公司的财务账目等文件资料,和公司的公章、财务章、法人名章全都扣押,公司档案室、财务室的门窗被贴上了封条。没有公章,他们无法提起再审。

一年来,马国投资方派出专职律师和全权代表,到沈阳的公安请求将扣押的财务账目等文件返还给我们,请求公安给他们开一个公章丢失的证明,让他们能重新刻制公章,可是,市公安推到区公安,区公安又推给市公安,他们的律师在市、区两级公安之间来回跑了不知多少次,这个公章的挂失证明至今没有开出来,公章至今也刻不出来。

“我们没有公章,不但无法申诉,公司一切正常经营业务至今都无法恢复”。马国投资人说,不是他们不想提出异议,而是他们没有公章,眼看着马某任意非法侵占他们的资产,却无法向法院提起再审,不能讨个公正的判决;眼看着合作伙伴的两亿美元,却无法投入沈阳,因此,神羊项目也就无法重启开工,经济损失每天还在继续发生。

\

至今仍贴在神羊公司办公室门窗上的封条

记者疑惑;辽宁正在大力改善投资环境,全力招商引资发展经济,缘何马国外商两亿美元外资无人问津,被拒门外?

今年新春伊始,辽宁省委、省政府召开全省改善营商环境专题大会,将今年定为营商环境年。省委书记李希和省长陈求发发表重要讲话:号召全省上下各级党政机关要全力改善投资环境,大力招商引资,振兴发展辽宁经济。不久前,全省各级政府又成立了营商环境监督局。辽宁各级党政领导可谓在营商环境上下足了力气。

多年来,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,已成为国家重大战略。国家拿出巨额资金扶持东北发展经济。辽宁各级政府也天天在喊“招商引资”,发展经济,一批又一批官员千里迢迢,日夜奔波外出招商,对此,记者真的百思不得其解:辽宁这么重视招商引资,为什么偏偏对这两亿美金无人问津,无动于衷呢?真的是有难言之隐,还是马国的投资不受欢迎?亦或是招商引资只是做做表面文章,而实际上根本就不差钱?还是有关领导并不知情呢?

近年来,辽宁的领导自上而下,调整幅度极大,新的高层领导来了,百废待兴,千头万绪,对前期的情况要做到全面了解,那也确实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直接触及神羊项目基层的官员,缘何也不积极,而装聋作哑袖手旁观呢?是自己权力太小,面对动一发而牵全身的矛盾无能为力,还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,亦或是另有隐情苦不敢言呢?

截止记者发稿,神羊游乐园项目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。这个号称亚洲最大室内游乐园,当年沈阳市最大招商引资项目之一,由东帝汶总统和国家、省、市领导共同主持开工典礼的特大旅游文化项目,当年曾备受国内外各界关注与热捧,如今却被遗弃在沈阳轰轰烈烈经济发展大潮的角落,成为辽宁最大烂尾工程,投资人要追加两亿美元投资,却步履艰难无人响应,这里面究竟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,有多少发人深省的故事等待着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揭秘与诉说呢?

记者将继续跟踪关注。

记者孙迪文并摄影

上一篇:江苏盐城一村书记企业无环评手续违法排污多年
下一篇:承德兴隆涉嫌事故瞒报陷“罗生门”市县安监部门各执一词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