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本网供稿:gaojianchuli@qq.com
首页 > 法治 > 内容

居委会绑架开发商“搭车”卖地 莆田一荒唐案获法院支持
发布时间:2017-7-16 19:56:20   作者:不详

开发商征地有求于居委会,于是居委会便趁机绑架开发商,顺便将一块不在征迁范围之内的土地“搭车”列入征地拆迁,然后再将该土地划成15块,分别卖给十几个外村人当宅基地。

由于该地块没被列入征地范围,开发商无法替代政府为其办理相关审批手续,买到土地的15个人在无法实现建房目的后,他们便拿着与居委会签订的安置合同复印件,将开发商告上了法庭,要求开发商承担赔偿责任。荒唐的是,法院居然支持了他们的诉讼请求。

“拆迁安置户”:建房不成索赔

“居委会绑架我们‘搭车’私卖土地,手续办不下来后,却要我们擦屁股,实在是太没天理了!”港峰(福建)恒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黄先生说,福建省莆田城厢区凤凰山街道新塘居委会私自买卖土地,却要求港峰公司为其代办用地审批手续。审批手续因违法办不下来,港峰公司因此惹下一系列官司。

近日,李更生诉港峰公司、新塘居委会和拆迁公司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,二审在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此前,莆田市城厢区法院一审判决港峰公司赔偿李更生206.28万元及相应利息。

与李更生案相类似的,还有另外14起案件,莆田中院也一并作了开庭审理。

这15个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系列案件,皆因一块92米*10米的狭长地块而引起。

李更生在诉状中称,因南湖水上公园项目建设需要,他的民房被列入拆迁范围。1995年11月20日,新塘居委会与港峰公司签订了协议,约定新塘居委会全面负责拆迁工作,拆迁安置地的用地手续、征地和规划管理费由港峰公司负责。同时,划出位于莆田市国税西侧自11万伏变电站围墙外第二座铁塔起向西平移92米、以及水上公园项目实用地靠北界起向北平移10米的地块,交给新塘居委会作为李更生等人的拆迁安置建房用地 。

一下月后,新塘居委会和城厢区房屋拆迁公司凤凰山分公司(莆田市城厢建设局下属公司)根据上述协议,联合发布了《水上公园拆迁安置方案》。方案规定:拆迁安置的联建房必须统一规划、统一设计、统一配套基础设施、统一立面装修;该联建项目由凤凰山拆迁分公司及新塘居委会负责实施,半年内建成统一的基础梁后交拆迁户自建。

1996年1月24日,李更生和新塘居委会签订《居民住宅拆迁合约书》。按照合约,新塘居委会为李更生安排三坎(4.2米*9米*3)独立住宅,李更生向居委会缴纳立基费1.8万元、及地皮费2万元。之后,新塘居委会把统建的地基交给李更生,李更生按约联建了第一层的砖墙。

李更生说,由于港峰公司迟迟没有办理用地和建房的审批手续,导致安置房无法建设。2006年5月,他和其他“拆迁安置户”在第一层砖墙上浇灌板面时,被政府相关部门以违章建筑为由强行拆除了。

李更生称,在他们多次上访后,2007年10月莆田市政府出文,同意南湖公园部分国有土地调整为拆迁安置项目用地,再次明确了他的安置权利。但是,港峰公司没有履行相关协议规定,没有为他及其他“拆迁安置户”安置土地建房。

城厢区法院认为,港峰公司虽未直接与李更生等拆迁户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,但因作为水上公园项目的拆迁人,委托凤凰山拆迁分公司及新塘居委会与李更生签订了《居民住宅拆迁合约书》,该合约书对其具有法律约束力。根据该合约书及其与新塘居委会签订的《协议书》, 应对李更生等拆迁户进行安置补偿,即应安置给李更生独立住宅地皮三坎(其中一坎为购买),并负责办理有关建设审批手续。但是,港峰公司至今未为李更生等拆迁户办理建房审批手续,且涉案用地目前也由其使用,故其应该对李更生等拆迁户进行补偿。

据此,城厢区法院判决港峰公司支付李更生赔偿款206.28万元及相应利息。

港峰公司不服判决,认为一审法院事实认定不清,判决有误,遂向莆田中院提起上诉。

港峰公司:被绑架搭车地块无法办手续

那么,事实究竟怎么回事呢?

“南湖水上公园征地,根本不存在房屋拆迁安置。”港峰公司称,该项目用地,早在1993年就以其母公司“香港港峰实业公司”之名义,分别与莆田市土地管理局签订用地《协议书》和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》。

合同约定,香港港峰实业公司在60天内向莆田市土地局“支付全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及地面物拆迁费”,市土地局“应于1995年12月30日前交付地块、提供的土地地面无其他障碍物,保证能顺利使用”。1995年11 月前土地征用及补偿已全部结束,1996年2月20日,莆田市政府向港峰公司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。

港峰公司称,由此说明该项目用地是与莆田市土地局直接发生了出让受让关系,并由市土地局负责征迁及净地提供,不存在港峰公司委托新塘居委会、凤凰山拆迁分公司拆迁并承担拆迁安置义务的事实。

那么,为什么会出现一块92米*10米的狭长地块,并由此引发涉及多方的拆迁安置补偿纠纷呢?

港峰公司称,红线图显示,南湖水上公园项目用地范围内,不存在应拆迁的房屋。真实情况是,新塘居委会借助“南湖水上公园”征地机会,为获得未经规划审批的自主用地,要求港峰公司为其在该项目范围外相邻处,虚报92米*10米拆迁安置用地,并绑架港峰公司代为办理征地手续。

“用地审批手续由港峰公司承担,等于要求开发商代行政府职能,这明显与法律规定相冲突的。”港峰公司相关负责人称,当时,由于港峰公司的南湖水上公园项目水电以及道路通行等问题,都有求于新塘居委会,在此情况下,公司如果拒绝居委会的非法要求,居委会必将对公司进行百般刁难。无奈之下,公司被迫与新塘居委会签订了《协议书》。

当然,港峰公司也心中有数,其在被居委会“绑架”的情况下签订的合同所涉地块及房屋,是未经相关政府部门确认、没有拆迁清单和用地批文的,因此就算与居委会签订合同也应属无效合同。事实证明,由于该地块未经相关政府部门批准列入征迁范围,因此港峰公司无法为新塘居委会实现“搭车征地”,更无法为其办理虚报的拆迁安置用地手续,上述协议不具备履行条件,因此也无法履行。

换言之,协议所约定的“拆迁安置用地”,如果是在南湖水上公园项目用地范围之外,港峰公司就没有义务为居委会提供安置用地了。

城厢法院:拿复印件打官司照样胜诉

李更生在诉状里称,因南湖水上公园项目建设需要,他的民房被列入拆迁范围。

而港峰公司提供的材料显示,在15个系列案件中,包括李更生在内,绝大部分“拆迁户”均不是新塘居委会本地居民,甚至不是莆田或城厢区的居民;例如,朱鸿林、郑玉财是仙游县的,林清廉、陈新红是荔城区的,杨和跃居然还是三明市明溪县城关乡的。既然不是新塘居委会的居民,那他们就不可能在1995年之前就能拥有该居委会范围内的房产;新塘居委会在另外14个系列案件的法庭答辩中,也印证了这一点。既然没有“本地房产”,他们又怎么可能出现在新塘居委会的拆迁安置范围之内呢?

造成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只有一种,那就是居委会为实现非法买卖土地的目的,与所谓的“拆迁安置户”虚构合同,接着将土地卖给外地人建房。因此出现了李更生提供的1995年12月20日《水上公园拆迁安置方案》和1996年1月5日《新塘居委会新梅拆迁协议书》,均为复印件的情况。与其他14个系列案件一样,该合同没有经政府核准公示的原件,均为唯一的同一份文本的复印件,而且还无法提供第二份文本样版,证据来源更是无法说清。

在一审中,新塘居委会未参加庭审,庭后提供了《情况说明》,说明中称其确实在《水上公园拆迁安置方案》上盖章,只是因为时间太久,无法找到原件。凤凰山拆迁分公司则称:“水上公园拆迁安置方案的真实性由法院审查认定”。从内容上看,该项目的拆迁人是港峰公司,凤凰山拆迁分公司、新塘居委会是受港峰之托而实施拆迁的单位,其拆迁行为的法律后果由港峰公司承担。

港峰公司称,该二份复印件,应该是新塘居委会为虚报拆迁安置用地,而伪造的报批资料复印件。所有证据都指向一点,即新塘居委会与李更生等人以拆迁为名进行非法买卖土地。新塘居委会与港峰公司签订《协议书》后,将约定的92米*10米虚报拆迁安置用地,私下卖给了李更生等人。

据了解,目前这块92米*10米的狭长地块,部分被港峰公司使用,部分作为道路用地。港峰公司相关人员表示,事后他们在开发相邻的一个项目时,通过正规合法程序取得了该地块的部分使用权,但规划当中该地块为绿化用地,并非可以用于建房出售。

居委会为实现非法买卖土地目的,在向每个建房户收了3.8万元后却办不了手续,最后让既不是合同当事人、也不是能替代政府办理建房审批手续的港峰公司帮“擦屁股”。如果按城厢区法院的判决,港峰公司将要为新塘居委会的不法行为冤枉赔偿3000多万元,这对港峰公司来说太不公平了。

一份不具备履行条件的协议,要为拿着复印件打官司之人埋单3000多万,此等怪事哪里有?唯有城厢法院做得出。

关于该系列荒唐案的进展,我们将进一步关注。(作者:齐凛然)

来源链接:https://view.inews.qq.com/a/20170716A04OTN00

上一篇:内外勾结私吞7000万补偿款 福州魁岐村主任遭举报
下一篇:上海闵行:企业居然冒充执法机构开车上街执法?!

发表评论